默认搜索
当前位置:主页 > 军事新闻 > 正文
  • 《守岛人》编剧:写了三年13稿,不讨巧观众编造故事-
  • 日期:2021-07-30   点击: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字体:[ ]

  丁涵说,在剧本创作过程中,除了王仕花之外,现实原型中的船老大对她帮助最大。丁涵也跟他聊了很多,觉得他是一个既出世又入世的人,色彩影响情绪 粉色最能让人放松_39健康网_心理,“有很纯真的东西,被王继才影响,同时又是现实世界的普通人”。之前凡是上岛采访王继才的人,都是先在船老大那里听王继才的故事。他跟王继才的感情很深,电影团队每次上岛的时候,也都是他开着船亲自送。

  《守岛人》这个项目在找到丁涵做编剧前,曾找过其他团队来打造剧本。其中有个商业片团队看中了这个项目“一个岛,两个人”这样的时空概念,想做成类似《土拨鼠之日》的类型片??一个人被困在同一个时空里,32年如一日;还有个很厉害的文艺片团队,他们想做成类似伤痕文学的气质,强调主人公是一个在现实世界不被重视的人,在岛上找到了内心的东西。当然,这两种剧本创作方向最终都被否决了。

  整个剧本,丁涵断断续续写了三年,大大小小的修改或者情节上的调整,大概总共有13稿。中间有几次比较大的叙事视角上的调整,一开始她是从王继才的视角去写这个故事:我接到组织的任务,无论如何不能下岛。丁涵觉得,太正了。之后她又以王仕花的视角写了一稿,但又觉得王仕花的视角不够全面,也太女性了。最后,她选取了陈创饰演的船老大的视角来讲述这个故事。

  《守岛人》编剧:写了三年13稿,很多细节来自第三次上岛采风

  编剧三次上岛采风与王仕花成亲人

  以船老大的客观视角讲述故事

  因为岛上基本没有什么吃的,就是一些海产还有政府送来的粮食,王仕花夫妇的孩子在岛上没有玩具,也没吃过零食,当孩子第一次下岛时,别人给他买了一支雪糕,他吃到的第一反应不是说好凉,而是说好烫,感觉舌头被烫到了。丁涵觉得,这些都是很真实的细节,如果没有真正在岛上生活这么多年,是想象不出来的。剧本中,丁涵写王仕花的儿子王志国下岛之后,第一次去学校,走进校园突然听到铃声,他一下子情绪崩溃,民进党当局“挟洋谋独”的迷梦何时方醒?-中新网,受不了了。

  由陈力执导,刘烨、宫哲领衔主演,根据“人民楷模”王继才夫妇守岛32年感人事迹改编的电影《守岛人》正在热映,很多观众评价影片:平凡伟大,真实感人。

  在写剧本之前,丁涵收集了大量资料,看了王继才夫妇的纪录片,找了两人在岛上生活的100多张图片,但这远远不够。导演陈力特别注重真实感,她一直秉承着一个理念:“再会写的编剧,也写不过真实的生活”,所以,采风是必要的。为此,丁涵前后三次上岛采风。

  丁涵第三次上岛采风之前,剧本已经写到第四稿,大的框架已经定了,只是需要一些更鲜活更有质感,真实动人的细节,这些细节是编不出来的。采访回来之后,她把一些编剧技巧和真实得到的故事糅合在一起,让这个故事更舒服顺畅,也更打动人。

  片中有一段落,2014年春节,王继才和王仕花夫妇在岛上为家人准备了一台春晚,表演节目。这个段落是丁涵虚构出来的。

  第一次是2018年10月,丁涵跟着勘景团队前往开山岛,那天正好赶上了台风,船在海上颠簸严重,大家都吐得厉害,上岛之后看了下环境,和原型人物王仕花简单聊了下,就被通知台风要来,匆匆下岛了,丁涵觉得“挺遗憾的”。

  2019年春节,丁涵跟导演陈力第二次上岛,想把剧本再做扎实一些,这次丁涵在岛上待了三天,相比第一次,王仕花的心扉慢慢被打开,她和王继才一些真实感人的故事被挖掘出来。丁涵还翻看了王继才夫妇的航海日志,每天陪王仕花去升旗,那次她感觉跟开山岛有了感情。

  为了精修剧本,丁涵第三次上岛。这次她以一个创作者或者说以一个朋友的身份独自前往,不受外界干扰,真实的扎在那座岛上,走进王仕花的世界。这次,丁涵在岛上住了7天,和王仕花睡在一张床上,躺在一个被窝里,聊老王的故事,“有时候聊着聊着,我俩不知道谁先睡着了”。很自然的,丁涵每天陪着王仕花重复着日常生活,巡岛、升旗,打理老王之前种下的花花草草,中间王仕花会讲述她和老王的故事,这个过程对丁涵来说特别宝贵,拿到了许多之前采风中不知道的故事,“其实,这次对我的心灵滋养也挺深的,至今再见到(王仕花)阿姨的时候,觉得跟见到自己亲人一样。”丁涵说。

  丁涵说,直到导演陈力进入到这个项目之后,才确定了影片的方向。陈力导演说,这本身就是一个很感人的真人真事,不要为了讨巧观众或者商业价值,去编造一些故事,赋予它一些我们自己的理解。它的可贵之处,不在于这个岛的战略位置有多重要,而是一个平凡人因为曾经的一句承诺,在自己的岗位上坚持了32年,“人这一辈子,能干好一件事,就不亏心”,这是现代人最朴素、最美好的一种品质。

  新京报专访该片编剧丁涵,她对于自己的第一部大银幕作品,交出了一份不错的答卷。写剧本前,丁涵前后三次前往开山岛采风,与原型人物王仕花生活在一起,获得很多一手资料。她断断续续写了三年,大大小小的调整,大概总共写了13稿剧本。其实,在丁涵确定该片编剧之前,这个项目曾被试想过打造成类似《土拨鼠之日》的“32年被困一日”的时空概念,也曾考虑过拍成一部类似伤痕文学气质的文艺片。

  用虚构的“春晚表演”展现时间跨度

  在丁涵看来,船老大是个摆渡人,见证了王继才夫妇32年历程的一个人。在32年的迎来送往中,船老大连接着陆地和海岛,他的视角很客观,并且岛上的一些新鲜气息都是船老大带过来的,包括王继才夫妇生活上的变化,第一次吃到方便面等。因为每次上岛,船老大都会带一些好东西让他们尝尝鲜。

  直到导演陈力携团队加入进来,才最终确定了剧本的创作方向:不要按照商业类型片的套路给故事增加矛盾冲突,不要讨巧观众编造故事,也不要按照主旋律模式拔高主人公的立意,全片不要一句口号式的台词,也不要任何故意煽情或故意升华主题的东西,就讲两人在岛上32年的生活,把这个做实做好,就能打动观众。

  剧本故事跨度长达32年,如何设置这么长的时间?丁涵说,32年就是一条时间长河,她没有刻意把时间分割成段,“如果说它其中的坐标是什么,其实就是亲情、友情、爱情这三个维度,围绕着变化,岛和这个家庭的关系展开”,比如第一次是王继才自己上岛,第二次变化是王仕花上岛和他一起生活,第三次变化是儿子出生,一家三口一起生活,第四次变化是孩子回到陆地……同样的时间,剧本中还有一条副线,就是岛外时空的变化,截取的比较有特色的一点,一是上世纪80年代的那种感觉,二是上世纪90年代城市发生的变化,再往后就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以及党的十八大之后的社会风貌。

  陈力对丁涵说,首先不要按照商业片的套路硬给故事加矛盾冲突,给人物添弧光。其次,不要按照主旋律的模式拔高主人公的立意,就讲他们二人在岛上的生活,把这个做实做好,就能打动观众。最后确定下来,全片不要一句口号式的台词,不要任何故意煽情或故意升华主题的东西,才有了现在的剧本。

  新京报记者 滕朝 【编辑:朱延静】

  丁涵说,导演陈力本身也是一位创作型导演,在导演台本里对剧本做了一些调整,她印象最深刻的是电影的开场,原剧本中对暴风雨的描写还是偏安静一些,但搬到银幕上,导演将暴风雨的感觉做得更加极致。另外,她觉得,导演还根据演员刘烨本身的气质为角色增加了一些人物性格上的东西,原型人物王继才本身很憨厚,话很少,原来采访过他的人都会有这种感觉,刘烨不仅演出了人物的执拗感,有时候还带有幽默可爱的一面。

  不按照商业片的套路硬给故事加矛盾冲突

  在之前的采访中,丁涵知道一个细节,王继才夫妇每年都是通过收音机听春晚。但是在剧作中,丁涵觉得,太静止了,她想两人应该自己演一台没有别人看的春晚。一开始写春晚戏的时候,只有两人对着台下的空椅子演,后来做调整,觉得这台春晚应该被他们的家人看见,演给自己的孩子。正好这场戏也能展现出时间跨度,女儿有了老公,儿子考上了大学,是需要庆祝一下的。

  有一个细节,王仕花讲到她跟老王的事迹被外界关注之后,两人要去市里参加一个活动,那是两人第一次真正意义上下岛去一个繁华都市里。丁涵问王仕花当时什么感觉,王仕花说,觉得世界怎么那么吵,耳蜗都在震。王仕花记得很清楚,他们夫妻俩想过一条马路,但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车,也不会看红绿灯,不知道什么时候走,来接他们的人就站在马路对面,10分钟了,那条马路他们俩都没有过去。